媒體關注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新聞中心 >> 媒體關注 >> 正文
(南國早報)長洲船閘單月貨物通過量首超長江三峽
來源:本站 發布時間:2018-04-24 點擊量:

月貨物通過量千萬噸,已是長洲樞紐船閘常態


南國早報 2018-03-06 南國早報記者 徐冰 文/圖

 

記者從廣西西江開發投資集團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西江集團)了解到,2018年1至2月,西江幹流長洲樞紐船閘貨物通過量1705萬噸,同比2017年前兩月大幅增長72.0%。尤其是2018年1月,長洲樞紐貨物通過量達1262萬噸,創下曆史新高,並首次超過長江三峽船閘。目前,月貨物通過量超過1000萬噸已成爲長洲船閘的常態。

1 單月通行量超三峽

記者從西江集團了解到,2018年1月至2月,長洲樞紐船閘過閘船舶總數17441艘次,貨物通過量1705萬噸,同比2017年的1月至2月,分別增長45.3%和72.0%,過閘船舶數和貨物通過量均實現大幅上漲。

據了解,2月是傳統春節假期,相當比例的船員返鄉過年,不少航運企業和個體船東休假暫停營運,當月過閘船舶爲4725艘次、貨物通過量爲443萬噸,比1月的數據有所回落。但值得一提是1月的數據,當月貨物通過量首次超過1200萬噸大關,達到1262萬噸,創下了曆史新高,這一數據還首次超過了長江三峽船閘。

去年以來,西江航運幹線長洲樞紐船閘貨物通過量節節攀升,呈現“爆發式”增長態勢。去年10月,長洲樞紐船閘單月貨物通過量首次突破1000萬噸,達到1093萬噸。去年11月達1091萬噸,去年12月達到1162萬噸。

2 上千萬噸已是常態

爲何長洲樞紐船閘能實現快速增長?西江集團船閘運營管理分公司長洲船閘管理處主任莫鎮宇介紹,這是幾個方面因素疊加的結果。從大環境看,去年以來隨著宏觀經濟的持續回暖,運價上漲,珠江水運需求較爲旺盛,而1月份臨近春節,是船運“春運”的高峰期,大量往廣東方向的船舶都要從長洲樞紐經過。

莫鎮宇表示,隨著長洲樞紐三四線船閘投入使用,船閘通過能力大爲增加,船舶的運轉率也大大提高,“比如一艘貨輪從平南往廣東,以往每次都要在船閘前等三天才能通過,現在當天就能通行,以前一個月只能走3個來回,現在能走5個來回”。此外,西江集團通過協調溝通水利水電部門調整調水計劃,確保了枯水期航運用水相對穩定,保障了船閘的通過能力,長洲樞紐還在全國內河船閘率先實現梯級聯合調度和集中監控,提升了通過效率。

“這是第一次超過三峽船閘,以後也可能會再超過。”對于單月貨運通過量超過三峽船閘,莫鎮宇表示並不意外,目前的長洲樞紐,年總通過能力已經由原來的4012萬噸提升到單向1.36億噸,月貨物通過量超過1000萬噸已成爲常態,這一數據和長江三峽比起來,已經是同一個數量級。長洲和三峽誰高誰低,更多取決于宏觀的經濟態勢,以及具體的上下遊産業發展、原材料需求等情況。莫鎮宇說,預計2018年接下來的月份,長洲樞紐貨物通過量增幅可能會有所回落,但仍將保持增長勢頭。

3 “咽喉”瓶頸得以突破

從地理上來看,長洲水利樞紐是西江航運幹線最後一個梯級樞紐。廣西境內有多條大河,像是一棵大樹的枝杈,彙入西江幹流,經梧州向東流到廣東。在柳州,上遊在河池方向的龍江和來自桂北的洛清江彙入柳江,又在下遊與從河池、來賓方向流過來的紅水河共同彙入黔江。在南甯,來自崇左方向的左江和來自百色方向的右江彙入邕江,也就是郁江。在桂平,黔江和郁江彙合成爲浔江。而梧州,又位于桂江、浔江、西江三江彙合處。因此,長洲樞紐在珠江的地位與長江三峽在長江幹線的地位是同等重要的,可以稱作是幹線航道的咽喉,是上遊地區貨物運送到珠江三角洲、港澳地區的必經之路。

過去,船閘是長洲樞紐的瓶頸所在。2015年以前,長洲樞紐只有一二線船閘,難以滿足過閘船舶的需求,滯航情況多發,最多一次滯航船舶達到1400多艘。隨著2015年1月和2016年3月長洲三四線船閘分別投入使用,這一情況得以大大改觀。據了解,長洲樞紐三四線船閘均是3000噸級,是中國規模最大、船閘輸水平板閥門尺度最大、最節能的單級船閘。

“船運企業知道能過大船,造船就往大型化發展,船大了,貨運量也隨之上去了。”莫鎮宇說,船閘的提示也帶動了造船行業的發展,從而帶動航運的發展,西江黃金水道的優勢也就顯現出來了。